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一品修仙 > 第五九四章 赵王凉透了,周王也快了
    代国公笑的畅快无比,状若癫狂,既然是不惜代价,不择手段,自然不可能只是毫无底线的对付别人,对于自身要付出的代价,也是被囊括在内。

    只是被带了高帽,修为暴跌,却以最快的速度,顺理成章的拿下?#22235;?#21069;已经半个屁股坐在储君宝座上的赵王,很值了。

    以嬴帝的性子,哪怕知道赵王被坑了,他也会愉快的宣布,赵王杀青了。

    从代国公去见赵王,而赵王心?#23376;?#29369;豫,没有果断动手,反而听他一通忽悠时,就已经注定了是今日的结果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赵王自己有问题,明知道不?#31185;祝?#21364;还觉得?#24515;?#20040;点希望。

    代国公趔趄着重新坐定,感受着高帽的压力,继续有下跌趋?#39057;?#20462;为,他闭上眼睛,强稳住心神,开始调息修行,力图稳住修为,不让实力?#27807;?#36300;落法相境界。

    若是跌落到道宫境界,很多事就不?#20040;?#29702;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卫?#39034;?#25343;着玉简,看着玉简里的内容,表情越来越惊悚,鬓角一?#21355;?#27735;坠落。

    麻烦啊,天大的麻烦,这是要捅破天了。

    偏偏他还只能第一时间将这个东西捅到嬴帝那里。

    以嬴帝的性情,会是什么结果,已经毫无悬念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想起了当年在南境威名赫赫,被人尊称为九指神侯的臣田侯。

    臣田侯也是莫名其妙的被前朝册封,再无退路,以至于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,臣田侯说的话,嬴帝信不信,信了多少,没人知道,但结果却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卫?#39034;?#19981;敢耽搁,直接折返回离都,直奔宫城而去。

    面见嬴帝,卫?#39034;?#21407;原本本的将事情说了一下,他察觉到有人潜入,可是亲自追出去却什么人都没见到,回来的时候,才发觉是调虎离山之计,有人送来了这枚玉简。

    嬴帝亲自激活了玉简,全程面无表情的看着,等到看到赵王与代国公定下盟约之后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宣赵王。”

    嬴帝对卫?#39034;?#25381;了挥手,让他下去,大殿里,只剩下嬴帝一人端坐在宝座之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赵王满心忐忑的进入宫城,当进入大殿,看到只有嬴帝一人,面无表情的坐在龙椅上是,心里顿时一个咯噔,内心所有的忐忑,所有的?#21482;牛?#21453;而在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结果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以为自己会不?#21097;?#20250;求饶,会极力否?#24076;?#20250;将自己当做一个受害者,可如今,他却感觉到?#34892;?#36731;松,如同失去了枷锁。

    赵王迈步上前,罕见的跪伏在地,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“儿?#25216;?#36807;父皇。”

    嬴帝望着?#36335;?#30340;赵王,良久之后,才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身为皇子,愚笨也罢,聪慧也好,只要无心储君之位,都可以拥?#24615;?#36229;天下?#35828;?#36215;点,求安稳也罢,一心求道也罢,都可随意。

    而?#34892;?#20648;君之位的皇子,跟其他皇族却完全不同,你应当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心狠手辣无妨,宅心仁厚亦无妨,张狂霸道无错,隐忍阴损亦无错,胆大妄为可以,胆小如鼷亦可以。

    但?#33267;?#24635;总,唯独有一样,是绝无两?#35828;模?#20320;可知道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分寸。”赵王跪伏在地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嬴帝摇了摇头,颇为失望的看着赵王。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分寸,只是力量不够的时候,才需要掌握的,但无论力量如何强大,权势如何滔天,却有一样,是绝对不能有的,那就是愚蠢。”

    ?#21322;?#29575;领大嬴,横扫天下,?#24605;?#19977;万年,也只?#24515;?#19982;你大哥两个儿子,你大哥坐在储君之位,却舍本逐末,以至于坐拥天下资源,却只有区区法相修为,最终寿元耗尽而死。”

    ?#21322;?#20043;所?#38405;?#23041;压盖世,不是靠神朝兵锋,而是靠着以一己之力,硬撼三位封号道君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却都是瞻前顾后,全无?#37117;?#19981;知什么才是最重要的,舍本逐末的只顾眼前权势,却忘了,是什么才能维持住这般权势。”

    “你愚蠢至此,竟然还敢与虎谋皮,当真是让朕……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嬴帝长叹一声,失望之色,溢于颜表。

    这是嬴帝罕见的跟皇子说这么多?#21834;?br />
    他继承大宝之时,只有太子一个儿子,此后四处征战,足足过去三万年,才有这个次子。

    而这个次子的天资、根骨、悟性,都是远超太子的,多年前,他就知道,太子是无力继承帝位了,他最想看到的,其实还是赵王来继位。

    一万年前,他本尊只身前往念海之时,就曾经说过,赵王是有机会继承帝位,继续?#20040;?#23348;威压大荒的。

    若是本尊?#38405;?#28023;超脱,便挣脱了神朝桎梏,大嬴也依然还需要有人来继承,嬴帝想要做出选择的,除了太子就是赵王。

    太子是他尚未登基之前的太子妃所生,而赵王是三万年后,另外一个险些立后的女人所生。

    等到超脱之日,他未必会在乎大嬴的一切,但未超脱之时,心里也总会惦念着一些。

    未曾想,太子胸无大志,陷入蝇营狗苟之中,难以自拔,身为大荒第一神朝的太子,最后却落得寿尽而亡的可笑结局。

    次子赵王,天资有了,悟性也有,最后毁在的地方,却是在?#36164;本?#20307;现出来的一项缺点上。

    身为次子,赵王从小便在太子的阴影之下,以至于瞻前顾后,想要却不敢伸手,伸手了却也不够果断,聪慧却不果决,如今更是为了区区储君之位,与虎谋皮,被人坑害到如?#35828;?#27493;。

    他们都忘了一点,纵然全无势力,若他自身修为,臻至道君之境,谁还能跟他争帝位,一众皇子,统?#25104;?#20809;,血洗逆臣,镇压天下,嬴帝也会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身为大帝,暴虐也好,沉厚也罢,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赵王神情里带着震惊,他万万没想到,他的父?#21097;?#27809;有暴怒,没有斥责,只是很平静的给他说了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百感交集,汇聚成流,涌上心头,酸涩与苦楚交织,最后一点点愤怒和不?#21097;?#20063;随之?#27807;?#28040;散。

    一生?#36153;?#30340;东西,最后才发现,只需要好好的做自己,就能唾手可得,反而苦苦挣扎,求之不得的时候,却真的得不到了。

    他重重的叩首,声音带着哽咽。

    “儿臣,知罪,儿臣知罪啊……”

    哽?#26102;?#25104;了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年幼时,整个宫城,只有两位皇子,一个坐在储君之位多年的太子,一个便是他。

    本来还算和睦,可随着年岁增长,慢慢的有人告诉他,他身为皇子,也是有机会继承帝位的,大帝威压盖世,寿元绵长,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慢慢成长,最后谁输谁赢,尚?#26885;?#24517;。

    他羡慕太子的威?#24076;?#20063;畏惧太子的威?#24076;?#28212;望有朝一日有这般威风,却有担心露出这种小野心时,会被太子打压下去。

    长大之后,他开始办事,被赏识,被封了亲王,开?#21152;?#20154;汇聚到他的周围,?#28216;?#36234;来越大,支持他的人,地位也越来越高,他没有退路了,只能向前。

    早就忘了,最初还很年幼单纯的时候,只是在见到太子呵斥大臣,大?#26082;?#20302;头不敢反驳的时候,羡慕不已,他也想这般呵斥那位太过?#20384;?#30340;冷血?#28372;埃?#35753;那位?#28372;?#19981;?#19968;?#21475;。

    赵王一边恸哭,一边叩?#20303;?br />
    嬴帝坐在龙椅上,静静的看着这一幕,他没感觉到父慈子孝,反而面上的失望之色,更加浓重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宁愿看到赵王跳起来,指着他的鼻子痛骂一番,宁死也不后悔勾结前朝,痛痛快快的败个干净。

    反而赵王这般模样,嬴帝心里凭白生出一丝怒意,连直接?#36864;潰?#35753;赵王死的痛快的心都没了。

    一挥手,赵王从原地消失不见,直接被嬴帝亲手送进了宫城内天牢的最深处,将赵王?#27807;?#30340;封禁在里面。

    时移世易,本尊不过消失了万年,变化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只是局势变了,人也都变了。

    嬴帝从龙椅上站起,走出大殿,遥望着魁山的方向,默默思忖,本尊在那里到底经历了什么,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今日,他一个法身,已经无法镇压住场面了。

    他?#24615;?#24863;,前朝的人,如?#24605;?#20110;求成,怕是不会给他等到本尊归来的那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阳得到消息的时候,惊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眼眶。

    赵王竟然这么快就凉了。

    而且外面消息传的沸?#20174;?#22825;,赵王勾结前朝,定天司居功甚伟,发现了关键性证据,赵王被废除亲王之位,关在了永不见天日的死?#21355;鎩?br />
    不用想就知道,这些消息肯定也是代国公那个狗东西散布出来的。

    弄明白代国公到?#33258;?#20040;做的之后,秦阳怒呸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代国公个狗东西!剽窃我的套路,不要脸的小人!”

    主动去勾引?#24605;遥?#23436;了转身就把?#24605;?#21334;了,说?#24605;?#21246;结自己,太阴损了。

    赵王凉的太快,秦阳都?#34892;?#25514;手不?#21834;?br />
    再加上赵王竟?#24187;?#34987;?#36864;潰?#34987;监禁在号称有进无出,永不见天日的死牢,他想去跟赵王握个手,送他个入殓全套都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再者,赵王凉了,目前唯一有机会坐上储君之位的,就只剩下周王了。

    而回忆了一下,周王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罪过。

    要说周王?#20284;?#22909;,?#30475;?#36538;赢,秦阳是打死都不信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,周王肯定是跟前朝勾结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赵王的热度开始飞速消退,朝中开?#21152;?#20154;捧周王的臭脚。

    有人上奏,吏?#21487;?#20070;徐?#20185;?#20834;兢业?#25285;?#27809;什么大功劳,但是能维持住天下吏治,没有什么大差错,已经是颇为不?#20303;?br />
    这次犯下不可饶恕之罪的,是徐?#20185;?#30340;孙子,他孙子也已经伏诛,一应?#35828;齲?#23613;数伏法。

    若要如此牵扯到徐尚书,太过苛刻,毕竟,朝中众臣,谁都是家大业大,族中出现一两个败类,谁也无法避免,若?#30475;?#37117;这样,朝中一众重臣,谁都没法?#19978;?#21435;了。

    有人来求情,说的合情?#20384;恚?#23450;天司追查之下,犯禁的事,也的确跟徐?#20185;?#27809;什么关?#25285;?#30456;反,徐?#20185;?#26368;近也是全力配合定天?#31454;?#21009;部,?#27807;?#28165;查了所有有牵连的人。

    户?#21487;?#20070;云若木,兵?#21487;?#20070;邹宏深,刑?#21487;?#20070;沈星落,六部之中,三位都觉得徐?#20185;?#19981;应该受此牵连,而?#20381;?#37096;积压公务太多,也需要人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这三位,按理说,都不是一方人。

    户?#21487;?#20070;是赵王的人,赵王凉了,他先来卖个好,而且徐?#20185;?#26412;?#35828;?#30830;没大问题,倒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兵?#21487;?#20070;邹宏深,犹犹豫豫了许久,如今他?#27807;?#19981;用犹豫了,只剩下周王了,卖好也没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唯独沈星落,是?#30475;?#30340;就事论事,未必会想其他。

    至于工?#21487;?#20070;,?#20384;?#23454;实的装死人划水,而?#30315;浚?#21387;根就没尚书。

    乍一看,几乎满朝都在对周王?#31454;茫?#22823;都觉得周王成为太子的事已经稳了,就连沈星落的发言,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直不表态的大帝姬,终于表态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嬴帝也顺坡下驴,让暂时停职的徐?#20185;?#22788;理完这次的事之后,立刻回吏部处理积?#27807;?#20844;务。

    朝会结束,满朝文武,有人不?#21097;?#26377;人遗憾,但是也有不少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起码只剩下一个选择的时候,他们就不用做选择了,省的当骑?#33050;桑?#20197;后被清算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气氛前所?#20174;?#30340;和谐,原本的对手,现在见面也不再是剑?#20116;?#24352;,话里带刺了。

    秦阳来到了大帝姬府,听着嫁衣诉说今天的情况,说到沈星落的时候,秦阳顿时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?#38712;?#20040;了?可是有影响??#22868;?#34915;一顿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,没事,沈星落的性子,大家都知道,没几个人会多想的,你别说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等到嫁衣说完,秦阳摸索着下巴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俩可能,我若是代国公,?#19968;?#20197;最快的速度,对周王下手,?#20040;?#23348;再无一个有资格入主东宫的皇子。

    储君之位长期空缺,神朝国运不稳,他们要打神朝国?#35828;?#20027;意,就容易太多了,这是现成的破绽。

    若代国公不下死手,一口气将周王朝死里坑,那他就必然是跟周王勾结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不能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?#24613;?#22914;何做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如何做,是你,你抽空了可以去一?#19997;?#23665;,见见大嫂,正好山鬼娘娘庙的事,后续你也跟进一下,如何跟大嫂沟通,明面上,现在只?#24515;?#33021;说上?#21834;?br />
    代国公的府邸,就在魁山内,具体在哪,?#20063;?#30693;道,我只知道附近的地?#39057;?#24418;,而且可能还是在隐藏状态下,未必?#26082;貳?br />
    算算时间,大嫂得了供奉,对于魁山?#27573;?#30340;掌控,还有实力,应该都提升了不少,找大嫂帮忙,去查一下这个地方,应该不会太难,也不会再耗费多少时间了。

    你去请大嫂试试,找到地方就行,回来之后,你将这个消息捅到嬴帝那里,就说大嫂本身懒得管大嬴和前朝之间的事,看你顺眼,这才告诉你这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?#35851;?#21407;计划,太冒险了,这样做,你也会有危险的。?#22868;?#34915;眉头微蹙,满脸的不?#25954;狻?br />
    “哪来什么原计划,所谓计划,都是在现有基础上整理出来的,事情变了,我们也必须做出变化,至于冒险?#24187;?#38505;,我们本身就在冒险。?#40763;?#38451;安抚了一句,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“其?#30340;兀?#19968;直没下手,?#30475;?#26159;因为我要等着看看代国公想要干什么,让他去动手,帮我们铺平前面的路,真到了必要的时候,我大不了不要脸了,请大嫂帮个忙镇压前朝在魁山藏着的人,非生即死的时候,大嫂肯定会帮?#25671;?br />
    现在问题是,我们不知道周王到底是不是跟前朝一伙的,若他们真是一伙的,我们也没证据,周王呢,本身也挑不出来什么太大的毛病,如今赵王凉了,只剩下他,群臣大都觉得就他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再想把你推出去,那可比赵王还在的时候还要困?#36873;!?br />
    “若周王没跟前朝勾结呢?”

    “那?#36879;?#38590;了,只要他不死,你除?#31363;?#21453;,?#23569;?#24093;没死,你连造反的机会都没?#23567;!?br />
    ?#25300;?#26126;白了,我立刻去魁山。?#22868;?#34915;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,看着秦阳的眼睛:?#25300;也?#22312;离都的时候,你切记不可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?#40763;?#38451;呲牙一笑,答应的很是痛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嫁衣请旨离开,嬴帝答应的很痛快,一应权限,全部放开,让嫁衣自行处理。

    处理好与魁山山鬼的关?#25285;?#22312;嬴帝看来,比前朝的事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离都的气氛,最近愈发的和谐,结束了夺嫡之争,朝局气氛,一改往日,一切反而都在向着好的地方发展。

    周王出来之后,依然沉稳依旧,看不到半点张扬得意,硬要说跟以往的区别?#25413;?#21270;,只能说他的锋芒收敛了。

    嬴帝也开始表现出了,要立周王为储君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发现,周王忽然间变得?#34892;?#28966;躁,有一日,更是不知为何,在朝会上变得面目狰狞,恍若失了智一样。

    朝会匆匆结束,周王躺在大殿中央,四肢都被束缚,他的面部,有一张面具,在皮下若隐若现,周王的面色痛苦,如同陷入到绝望的挣扎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他一会双?#23458;?#32418;,歇?#27807;?#37324;的低声?#32531;稹?br />
    “大胤才是正统,大嬴都是乱臣贼子。”

    一会?#32456;?#25166;着,眼神里满是痛苦煎熬的?#32531;啊?br />
    “陛下,这并非孙臣本意。”

    挣扎了没多久,周王的意识便陷入了?#33391;牛?#25972;个人如同虚弱了一般,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足足一天的时间过去,卫?#39034;?#25165;拿着一卷古籍,匆匆行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查清楚了,这是上古的宝物,幻心面具,有幻化神魂本相,更改样貌气息之效,而且,最强的,却是幻化本心意识,强行扭转?#35828;囊庵尽?br />
    周王殿下这面,应该是幻心面具的子面,周王殿下不知被何人暗算,牵连神魂,根本没法强行摘除,只能承受幻心面具的扭曲本心意志之威。

    想要解除其神妙,只有找到?#22235;?#38754;,将其毁去,去其源头才行。”

    卫?#39034;?#23558;典籍递上去,大体上也说明白了,不找到母面,周王就?#27807;追?#20102;。

    看着周王那苦苦挣扎的样子,卫?#39034;?#29369;豫了一下,又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定天司?#34892;?#25163;段,可以让周王殿下多撑些日子,但典籍里却?#24187;?#30830;?#31363;兀?#24187;心?#27807;?#21464;化之后,再毁掉母面,是否能解除,?#24187;?#30830;提到,变化完成之前,毁掉母面可行。”

    
宝石女王彩金
山西快乐十分开妜结果 收稿赚钱 北京赛车pk10规则 英超积分榜懂球帝 工行为什么赚钱多 北京快中彩开奖公告 浙江福彩”官方微信 浙江快乐12推荐号码推荐 同花棋牌app下载 这期福彩中奖号码是多少号 青海11选5基夲走势图 新加坡快乐8开奖记 视频公司如何赚钱 大乐透走势图2 雅虎靠什么赚钱 福彩3d和值走势图5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