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一品修仙 > 第三四九章 有人在帮着完善布局;他已经是个死人了
    秦阳游走在黑林海的外围,环绕在那些越雉一脉的弟子周围,盯着他们的行踪。

    现在要做的,就是保证宝册,在他们手里,又要让他们离不开黑林海。

    如此顶多两日的时间,浮屠魔教肯定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若是肥肉没吃到嘴里倒也罢了,可吃到嘴里了,再被人从嘴巴里扣出去,这二者的感受那可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好比给你五百万,隔天却又拿走,虽然结果还是一无所有,但人的感受啊,就?#27807;?#19981;一样了。

    浮屠魔教为了保险起见,必然会派出最稳妥的人,这个?#22235;?#21069;只有越雉脉主最适合。

    只是跟着跟着,秦阳就察觉到有些跟预想之中不一样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魔道三峰,都在争,谁都不愿意放弃,而除此之外,秦阳却觉得,自己少算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除?#22235;?#36947;三峰之外的其他人,无论是其他势力的也好,背后没势力的散修也好,总会有一些高手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,能当得起强者之名的,可能不多,而真正的强者,也不敢随意的淌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可这些强者之下的人可就多了,从神海到神门三个境界的人,此刻在这里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稍稍估算了一下,秦阳竟?#29615;?#29616;?#35828;兀?#31455;然有近半的人,不是魔道三峰的人。

    真正的强者相互牵扯,谁都没敢贸然进入黑林海,可这些人,却是最大的变数了。

    修士众多,修行法门也数不胜数,谁知道这些人里面,是不是就有一个如同张正义一般的角色,战力不强,可逃命隐遁的本事,却强的离?#20303;?br />
    万一被这种?#22235;?#21040;了宝册……

    岂不是功亏一篑?

    宝册丢了倒没什么,秦阳从拿出真品当诱饵开始,就从没打算能再重新拿到手。

    达到自己的目的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仅仅一日多的时间,秦阳已经三?#31283;?#19981;住要跳出来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亲自出手就会留下破绽,留下线索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秦阳不打算亲自出手,来这里也只是在外围掌控局势,第一时间针?#24895;?#31181;变化,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只是,黑夜降临,黑林海之中的毒物猛兽,阴霾瘴气,抵达最活跃的时候,黑林海之中,便徒然多了一?#21487;?#27668;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宝册还在越雉一脉的弟子手里,可他们却已经被?#39057;?#26080;路可逃,根本不可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而秦阳只是谨慎起见,花费了半日时间,转了一圈,将周遭形势了解了一下之后,却忽然察觉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昨日还在担心的那些不在控制之中的修士们,无论是其他势力的也好,浑水摸鱼的散修也好,竟然一夜之间,少了近半!

    深?#27807;?#25615;杀不少,?#21892;?#20559;他发现,无论是黄泉魔宗,还是?#20869;?#22307;宗、浮屠魔教。

    他们的人都没什?#27492;?#22833;。

    再看情势还在预期之中,秦阳心里犯嘀咕。

    利用张正义这些天记录下来的东西,从地?#39057;?#24418;,到特殊环境,飞速的游走在数百里之地。

    追查一下昨夜突然陨落的那些人。

    一路追查下来,不少人都无法追查了。

    能查到的线索,再推演一下,得出的结论,却都没什么值?#27809;?#30097;的。

    有些是偶然在这里遭遇了仇敌,搏杀而死,有些是意外踏足了一些黑林海之中的特殊环境而死,有些是被?#22659;?#21676;死,有些则是为了争夺发现的什么珍惜灵药而死……

    能找到的,每个人的死法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纵然是找到一些尸首,摸到了两个临死之时,心有不甘,从而摸出了记忆片段的?#19968;錚?#20063;没什么值?#27809;?#30097;的,就是修仙界的正常搏杀而已。

    可这一路大致追查了不过半日,秦阳就?#27807;?#30830;定了,那些不请自来的人,至少有六成,于一夜之间,尽数消失。

    要么不知生死,可能是离开,可能是不知道死在哪里,要么就是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加起来近一日的时间,根本没有管宝册的事情,越雉一脉的弟子,竟然还被死死的困在这里,没有死,也逃不掉,宝册也依然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思忖良久之后,秦阳豁然睁开双目,后背已经不知不觉,多了一层细细的白毛汗。

    这世上,巧合是有,甚至两三次巧合也都是有,青天白日,被?#30528;?#20960;次的事,也不是?#29615;?#29983;过。

    ?#19978;?#22312;的情形,就不是巧合能说?#20204;?#26970;的了。

    这是有人在清场了。

    那些不请自来的人,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自然也不在别人的掌控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现在有人想要借机做一些事情,自然是要清场。

    这是谁?

    黄泉脉主么?还是?#20869;?#22307;宗的那位御鬼脉主?

    宝册在越雉一脉弟子?#31181;校?#21152;起来已经近二十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黄泉脉主会不知道么?

    他为何不快刀斩乱麻,亲自出手,强势夺走宝册,宝册到了他?#31181;校?#20877;想被夺走,那就千难万难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黄泉脉主的性情,谨慎有余,决断不足,一旁有?#20869;?#22307;宗的御鬼脉主掣肘,他不敢贸然进入黑林海,倒是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可那位御鬼脉主,为何不快刀斩乱麻?

    虽说对这位并不熟悉,可该收集的信息,秦阳也都是早有准备,这位可是大众口中典型的魔道弟子,杀伐果断,阴险毒辣,加之能御使鬼仆,实力比之一般的同阶强者,还要强三分。

    若非黄泉秘典的修行,天生有黄泉之气,最是克制鬼物,否则的话,黄泉脉主,未必是这位御鬼脉主的对手。

    御鬼脉主也未动……

    再想到现在僵持着的情况。

    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。

    秦阳眉头微蹙,微微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看来,他们俩已经达成协议了,他们也在等着鱼儿咬钩呢,只不过,他们俩这一搞,说不定会打草惊蛇啊……”

    再想了一下之后,秦阳就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浮屠魔教察觉到有阴?#20445;?#24597;是也不?#24066;?#25918;着一块吃到嘴的肥肉,再心?#26159;?#24895;的吐出来。

    察觉了也无所谓,此事顶多是从一个盖着枯草伪装的大坑,变成一个明?#20301;?#30340;大坑,只要大坑里有宝物,他们知道了?#19981;?#36339;进来。

    毕竟这世上,从来都没有什么十成把握的事,有机会的时候,搏一搏才会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机会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放到往日,浮屠魔教根本不可能有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秦阳面带一丝怜悯,喟然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?#32610;?#20301;越雉脉主,可真够倒?#27807;模?#29616;在这么多人想让他死,偏偏浮屠魔教根本不可能放弃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林海之外,黑云之上,一座玉台悬浮,黄泉脉主面带阴郁,坐于一侧,而与他对坐之人,?#27492;?#38754;带和善,可是眼中却冰冷一片。

    “道兄,稍安勿躁,不过一日的功夫而已,就算是越雉脉主知道了消息,也未必能?#20384;矗?#20182;前些日子,已经被第二剑君吓破了胆,纵然实在宗内都不敢露面了,多?#20154;?#19968;两日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?#20445;?#23453;册近在咫尺,唾手可得,只是我怕你会?#20445;内?#22307;宗与那位大鬼交战不休,就连?#20869;?#23447;主都亲自出手了,我这是为你担?#29301;?#20320;再次盘桓多日,会耽搁门内的要事……?#34987;?#27849;脉主不紧不慢的暗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是在讽?#36867;?#39740;脉主,门内大乱,强者缺乏到宗主都要亲自出手的地?#21073;?#20320;还有有心情在这里窥觑我魔宗的宝册,不怕回去晚了,连宗主都被打死了。

    “不劳道兄费心了,门内之事,只是陈年积怨,利益牵扯而已,想来那位大鬼心里也清楚,不过是想借机压我圣宗一头,再顺手灭俩有宿?#27807;那?#32773;,削弱圣宗实力,与宗主交手,也不过是近千年未曾出手,试探一下宗主实力而已,我圣宗何尝不是要试探一下他的底气,既然大家?#29615;?#32988;?#28023;?#32610;手言和也只在朝夕之间。”

    御鬼脉主端起茶杯,慢慢的品着茶,一派从容,丝毫不担心门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与鬼坑里的大鬼,一直都是这般,大家实力差不多了,自然是合则两利,大家?#25512;?#30456;处,共同分享利益。

    若是哪天有一方实力不够了,自然是?#24187;?#20102;下场,而胜者则可以吃独食了。

    现在从顶尖强者,到门内整体实力,都对比过了,恢复原来的样子,也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而黄泉脉主,听到这话,眼底闪过一丝阴郁。

    这些?#25490;?#20043;间的争斗,互相扯后腿,都是常事,最不想看到的,就是自?#22909;排?#34987;超越,自己倒霉,也要对方跟着倒霉才好。

    这无关心性,?#30475;?#26159;利益使然。

    就如同浮屠魔教,比之巅峰之时,纵然衰弱了不少,可依然是?#19979;?#39764;道第一峰,与之相对应的,方方面面的?#35797;矗?#26041;方面面的利益,都是浮屠魔教占据的最多。

    不需要最强,只需要保持着比别人强就行了。

    比你强,占据的?#35797;?#23601;比你多,我就能一直维持着这样,我门内出现人才,出现强者的机会就更大,届时强者愈强,弱者愈弱。

    此刻黄泉脉主虽然听到这种消息,心有不甘,却也只能按下心头的想法,继续在这里等着越雉脉主上?#22330;?br />
    若是能坑死越雉脉主,浮屠魔教的威望和实力,便会再也无法维持,一落千丈已是必然,跌落第一峰的位置,已经是必然。

    到时候,无论是黄泉魔宗上位,还是?#20869;?#22307;宗上位,大家都有大好处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,黄泉脉主没道理拒绝。

    哪怕御鬼脉主在这里是为了夺宝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浮屠魔教,越雉脉主天麟,面色阴沉的坐在越雉一脉的正殿之中,望着中央那?#26412;?#22823;的越雉图,面色愈发阴沉……

    他已经接到消息,宝册落入越雉一脉之手,教内有意让他前去黑林海接应。

    虽说不是教主直接下令,可人谁看,现在都只有他去最合适。

    魔佛脉主不敢出门,出去肯定就真的死了……

    狰狞一脉自夜家反叛,又拐走了护脉凶灵狰狞之后,已经废了,失去了凶灵,又失去了真正干活的人,狰狞一脉的弟子,现在连修行都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而这次的机会,是越雉一脉的功劳,他也没理由让给别人,别人也没他合适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他被第二剑君陷入门内,险些被杀两三次了,以至于当了缩头乌龟,在宗内都不敢大大方方的露面,成为了笑柄。

    而现在第二剑君据说已经离开?#19979;?#20182;若是还不敢出门,连一个大功劳都不敢拼一下,届时不止是他,整个浮屠魔教都会沦为?#19979;?#20043;地的笑柄。

    门内正值威望与实力都暴跌的阶段,已经承受不起这种结果了。

    这次就算是有阴?#20445;?#20182;也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天麟望着越雉图,一声长?#23613;?br />
    “你倒是死的干脆,现在越雉一脉,只剩下我了,教主虽?#24187;?#26377;强逼,可门内的意思,我?#32933;?#21548;明白了,要么继续当缩头乌龟,卸任脉主之位,从此再也不露面,只当是死了,要么就搏一搏,抓住这次机会,我可以翻身,而门内也多了一门秘典,威望大?#29301;?#25968;百年之后,说不得就会多出一脉。”

    近两天的时间了,有俩脉主级别的强者,就在黑林海边缘。

    而那些个弟子,非但没死,却还能拿着宝册。

    这里面若说没阴?#20445;?#24597;是傻子都不会信。

    可他没得选了,不去就是输。

    去了还有可能搏赢,赢了就皆大?#26029;玻?#21066;弱了对方,壮大了自身。

    就算是狰狞一脉?#29615;?#20102;,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有了完整的传承宝册,千百年之后,浮屠魔教说不得就多出来一个黄泉一脉。

    修士的世界,由不得你退步。

    退则死。

    越雉脉主转身走出正殿,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越雉一脉众弟子听令,全力?#24895;埃?#21147;求能将宝册带回来,成败在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声落之后,越雉脉主冲天而起,周身神光绽放,光辉汇聚,化作一头越雉,驮着他,双翅一扇,便化作一道流光,转瞬之间,就已在十数里之外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呼吸,只见天边一道长长的光辉尾巴残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林海之中,秦阳坐在一颗巨树之上,摸索着手里的一枚玉简,遥望着远处天边。

    “两位脉主,加上第二剑君,越雉脉主已经是个死人了,那接下来,便是黄泉脉主了……”

    
宝石女王彩金
彩票购买平台可以买彩票 北京pk赛车一天180期 3d组选469出现关系 怎么用时时彩漏洞赚钱 福建11选5开奖视频 澳洲幸运10开奖视频 定投肯定赚钱吗 新疆11选5任选基夲走势 彩民大乐透微信群 nba2k18mc怎么赚钱快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澳洲幸运10技巧 做什么共享赚钱 北京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走势图 双色球复式在线投注 青海快3走势图今天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