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玄幻小说 > 漫威世界的御主 > 第二百七十一章:羡慕的贞德
    沈河这是第一次见到皮姆博士。

    头发全白,戴着眼镜,看起来就像是个斯斯文文的大学教授。

    但是那双眼睛。

    没错,沈河对这种眼神太熟悉了,那是属于战士,或者说是属于英雄的目光。

    坚毅、执着,且富有斗志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。”即便是在这种时候,皮姆博士的脸上也看不出太多的慌乱,“不知道迦勒?#30528;?#20986;这么大的阵仗,来我一个退休老头的住所,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退休......”沈河打量了下四周,慢慢的在桌子边坐下,“如果你真的退休了,我就不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皮姆博士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也没有必要说什么了,他透过蚂蚁的传来的信息已经得知,整栋别墅都被层层的机器人包围,红色的扫描射线甚至遍布到每一只蚂蚁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是早有准备,是不可能摆出这样的阵仗。

    “皮姆博士。”沈河扣起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,让人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转向他,“我大概调查了下你的事迹,以及你的研究,那是一个伟大的发现,但是,既然你已经准备封存皮姆粒子的研究,又为什么要训练第二代蚁人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看了眼一旁的斯科特。

    这让斯科特忍不住打个哆嗦。

    就好像小偷还未来得及动手就被正主找上门来了,心虚是肯定会心虚的,而?#21494;?#26041;即便不干掉自?#28023;?#20063;能一句话就让自己回监狱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,这是我的事情。”皮姆博士心也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对方不单单知晓了蚁人,?#24618;?#26195;了自己正在做的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既然你要这样说......”沈河看向斯科特,“那不妨问问你选择的继承人,斯科特,你要不要成为守护者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斯科特显然被吓了一跳,指着自?#28023;?#25105;?成为守护者?#21487;?#20808;生你不是在开玩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?”沈河露出还算和善的笑容,“我调查过你的事迹,很不错,我也有个女儿,因此清楚一个父亲会愿意为了他的女儿做任何事,所以,成为守护者,成为你女儿心中的英雄,我并不介意成全一个父亲的幸福——这对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斯科特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和激动,“我当然愿意,我是说,我很愿意为您做事。”

    原本他被皮姆博士说动,就是为了这个,在监狱待的这一年中,他可以说最想念和最感到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斯科特!”皮姆博士脸色涨红,“如果不是我,你就是个在监狱的小偷!还是?#30340;?#35273;得自?#27827;?#20160;么是能被他们看中的?”

    皮姆博士也是气昏了头,没有想到自己挑选的第二代蚁人会这么轻易的放弃掉自己。

    斯科特?#34892;?#35754;讪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还是重感情的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皮姆博士的确教会了他很多东西,只是刚刚一想到自己的女儿,就什么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他的确有着作为蚁人的潜能。”沈河站起来,“所以,就让他继续做蚁人好了,不过是做守护者公司的蚁人,科尔森,将放在卧室里的那件制服带走,对了,别忘了保险柜里的那件,密码我想刚刚皮姆博士已经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直接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皮姆博士的确各方面都像是个倔强的老头,沈河差不多要失去?#36864;?#20132;谈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够这样做!”皮姆博士冲了过来,挡住沈河的路,抓住他的衣领,神情激动,“你根本就不知道皮姆粒子是什么,也不知道这制服是什么!你会害死斯科特的!你?#19981;?#27585;掉全世界!”

    “放开!”

    两仪式紧皱着眉头,手中长刀已经出鞘了一截。

    她可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常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沈河拦住了式,整理了下自己的?#36335;?#24515;里?#31350;?#27668;。

    看来因为妻子的离去,皮姆博士的心伤的确很?#29616;亍?br />
    算了......

    “皮姆博士。”沈河正色道,“你虽然是皮姆粒子的发现人,但这种粒子是世界的馈赠,你难道以为,自己封闭了研究,它就不会再次出现?”

    “但你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么!”皮姆博士的心情还是没能?#20132;?#19979;来,“它可不是钢铁侠那种花里胡哨的科技!它能够改变甚至是扭曲现实!”

    “能够破坏世界的东西非常多。”沈河冷冷一笑,“需要我来告诉你世界究竟有多少种毁灭方法吗?别忘了,你根本无法抹去皮姆粒子的存在,唯一阻止科技毁灭世界的办法,就是正确的引导它的使用,所以我甚至不需要从你这里获得技术,只需要多等几年,就会有人再一次发现并掌握它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!”

    皮姆博士脸色涨红,拳头?#25112;簦?#21364;一句话都无法说出。

    因为沈河说的,正是他所担忧的。

    他那个弟子一直在复制他的研究,而且已经到了最后的关键一步,近乎就要成功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并非不理解你对这个技术的?#24535;濉!?#27784;河的表情又渐渐缓和了一些,“毕?#39038;?#26159;吞噬了你妻子的元凶,但是,?#24515;帷?#26031;塔克所制造的武器,可是差点害死他自?#28023;?#19968;个真正的科学家,不能因为畏惧而退缩不前,我可以肯定,如果是?#24515;?#22788;于你的状况下,他会不顾一切的研究,以技术?#24917;?#27493;去抓住那一线?#28982;?#29233;人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?#24515;帷?#26031;塔克与皮姆博士的区别,或者说也是?#24515;?#30340;父?#23376;?#30382;姆博士的?#21046;紜?br />
    一个愿意?#30333;?#21361;险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一个沉浸在悔恨中停滞不前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,沈河可是非常清楚,原本的剧情中,皮姆博士成功的制造了可以前往量子领域并归来的仪器。

    ?#28982;?#33258;己的妻子,这并不是什?#27425;?#27861;实现的幻想,而是可以切?#24213;?#21040;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!?#21487;?#20808;生!”

    皮姆博士还在沉默不语的时候,他的女儿,霍普?#27425;?#27861;忍耐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还有?#28982;?#25105;母亲的希望吗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。”沈河装模作样的摆弄了一下学识,“在量子领域内是存在让生命存活的可能性,其它的宇宙中有人曾经在里面生存了数十年后,依?#21892;?#23433;归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怎么可能呢......”

    皮姆博士的身躯晃了?#21361;?#24046;点跌在地,但是斯科特连忙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虽然口里不足的重复着“这不可能?#20445;?#20294;皮姆博士的心里却不断涌现出荒诞的感觉,甚至不受控制的让自己去想那件他想都不?#34433;?#30340;事情。

    量子领域内是什么样的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去过那里的人都再也不能够回来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如此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是薛定鄂的猫一样,人在外面,无法探知量子领域内的情况,那么他的妻子,应该是处于即活着又死去的状态。

    并不是没有希望啊。

    “父亲!?#34987;?#26222;冲了过来,死死的抱住了她的父亲,抽泣道,“求求你,去?#19968;?#27597;亲,她还活着!她一定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霍普......”

    皮姆博士的手掌?#34892;?#39076;抖的轻拍着女儿的肩膀。

    自从妻子迷失在量子领域后,他这数十年来就再也没有像这样抱过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没错,就算是为了女儿,也不应该这么简单的放弃才对。

    数十年来的噩?#21361;?#20063;该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斯科特,明天下午自己去守护者公司报道。”沈?#28216;?#24494;侧过头,然后继续向?#30333;?#30528;,走到门口的时候,忽然停了下来,头也不回的继续说道,“如果皮姆博士愿意加盟虚拟现实公司,我想我们能给你最好的条件进行量子领域的研究,如果不愿意......我听?#30340;?#26366;经有个得意门生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没有等皮姆博士的回复,直接向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早已经准备就绪的机器人鱼贯而入,在科尔森的?#23500;?#19979;带走了两件蚁人制服,还顺手带走了其它所有的研?#31185;?#26448;和手稿数据,作为他们参与计划的处罚。

    利诱再加上威胁。

    皮姆博士和瓦坎达不同的地方,就在于迦勒底能够拿出让他心动的条件。

    所以可以省去很多没必要的冲突,因为沈河相信皮姆博士会做出正确的决定。

    总觉得,自己这作风越来越像神盾局靠拢了......沈河自嘲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管了,磨磨唧唧做不成事,最后结果是好的就行。

    处理好了皮姆博士,沈河也算是又了却了一桩事情。

    仅剩下的就是军方了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不去处理军方,但现在觉得,既然都跑了这么大一圈,怎么能不去做一个总结呢。

    于是,鼓着脸颊的贞德再一次回应召唤来到身边。

    “?#24076;?#36824;在生气呢?”

    沈河忍不住伸出手指碰了碰那鼓的老高的腮帮子。

    像个红苹果一样。

    超级可爱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啦!御主!”贞德气鼓鼓的握起小拳头,然后一拳打在沈河的肩膀上,“竟然在战斗的时候支开我,这可不是御主应该做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痛痛痛。”沈?#28216;?#30528;肩膀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咦?我,我明明没有用力呀。”贞德立马?#34892;?#24908;乱的凑上去,“难道是在刚刚的战斗受伤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沈河顺手搂住腰肢,整个人抱在臂弯里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沈河脸上的笑容,贞德哪里还?#24187;?#30333;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开玩笑!”

    贞德动弹着身子想要挣脱出去,但是沈河抱着很紧,她只好鼓着两腮把脸扭向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。”沈河这样说着,但是却没有松开,只是用额头碰了碰她的头发,“你就当是满足我那小小的自私心好了,我实在不忍心让作为圣女的你参与这样?#30475;?#26159;屠杀的战斗,更何况作为御主,我也得充分考虑到从者们适?#26174;?#20040;样的战斗才对。”

    就好像齐木楠雄至今维持着不杀害人类的底线。

    御坂美琴对任何敌人都难以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沈河尊重每位从者的?#24895;瘢?#21363;便是薇尔莉特,在她逐渐塑造常识的现在,沈河也很少让她参与像过去那样的血腥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贞德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她愿意为了沈河而让这代表神圣的旗帜沾满弱小者的鲜血,但沈河显然不会高兴她这样做。

    看了眼默默站在沈河身边的两仪式。

    有一点点,羡慕呢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沈河见已经安抚好了贞德,这才轻笑道,“还得依靠你,找一个?#26032;?#26031;?#24917;?#20891;,说起来我已经各种意义上的离不开你了呢。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贞德牌指路?#24049;剑?#24819;要这么轻松?#24917;?#20915;掉潜伏的敌人,可没这么容?#20303;?br />
    单单躲藏起来,就有很多种办法能让他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“不,不行。”贞德忽然红了脸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沈河一愣。

    “要,要先放开我。”贞德大概也是害羞极了,声音好像蚊子一样细小,“祈祷的时候,心,心要专注。”

    “额。”

    这是只要被我抱着,就没办法专注的意思?

    沈河顿时感觉虚荣心得到?#24605;?#22823;的满足。

    贞德可是超虔诚的信徒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还要浪费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两仪式忽然插话进来,声音中带着连她自己都?#34892;?#24778;讶的不满。

    但是其余人却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沈河松开了贞德,给了她一个歉意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两仪式的心里更加不满了。

    这?#19968;錚?#26126;明总是能够准确的知晓其她从者心里是在想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稍稍的浪费了一点时间后,贞德也从启示中看见了罗斯将军的画面,也知晓了对方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?#34892;?#35753;沈河感到惊讶的是,罗斯将军此刻却是在开车行驶的?#23616;小?br />
    这种时候他不应该在军事基地里慌乱的处理一?#26032;穡?br />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昆式战斗机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这次的距离并不算远,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战斗机就出现在罗斯将军的前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没有多少人的乡间马路。

    罗斯停下?#25285;?#32531;缓的呼出一口气,以驱散下自己紧张的心情。

    然后打开?#24471;牛?#24179;静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该来的早晚都会来。

    沈河依旧是带着式等人从飞机上潇洒的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了,罗斯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是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罗斯所说的第一句话,就让沈河愣住了。

    从卡尔那得到的信息,罗斯的确是作为军方的负责人全程参与了这个计划呀。

    “被炒鱿鱼了?”沈河想到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不,我辞职了。”罗斯将军神情复杂的看着沈河,“你们让我明白了一件事情,想要守护这个国家,已经无法依靠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是吗?”

    沈河一下子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确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,因为罗斯将军给他的印象,一直是个重视权利的人。

    而他这次来,也未免没有点作为胜利者的得瑟心理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话......

    现在的对方也就只是个热爱国家的普通老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沈河最后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杀我的话。”罗斯表情平静,“我打算去从政,凭借着过去的人脉,即便当不了总?#24120;?#25104;为议员也不难,这个国家,不能够再让那些利欲熏心的势力集体破坏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......那你加油吧,不过,这次你们的计划,还是要给我个交代,我要在三天内看见你写的详细报告,尤其是,究竟有哪些人或者势力推动着这个愚蠢的计划。”沈河说完后,摇摇头,直接转身离开。
宝石女王彩金
农村小门面卖什么赚钱 浙江快乐12任选五遗漏 单机大众麻将下载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老重时时彩走势图片 快乐十分胆拖任5投注表 天天推客赚钱是真的吗 麻将来了cdkey在哪领 黃大仙四肖八碼 老版北京pk10视频直播 别人给赚钱 咋回复 qq麻将网页版 江苏体彩11选5 pk10计划软件免费520 淘宝广西快3一定牛走势图 福州麻将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