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女生小说 > 慕林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微妙
    谢慕林也没有太在意文氏的态度是否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都?#34892;?#40635;木了。

    文氏愿意改,那当然很好。如果她改不了,那谢慕林也就是头痛一些罢了,倒也不会影响了她的日常生活,更不会阻止她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    她又重新回到那破旧的书房院去盯着人做水泥试验。

    因为还在试验阶段,时间又紧,她只叫人收集了一些土法水泥原料,数量并不大。等下人们把材料都砸碎,研磨?#19978;?#31881;之后,该过箩的过箩,该加热炒?#39057;?#21152;热炒制。她这里没有窑,?#34892;?#37197;方只能放弃,但只要在简陋条件下可以用上的?#38454;櫻?#22905;都试了一下,小批量地弄出了三种水泥粉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她?#33804;?#22312;屋内的地面与屋外院子的烂泥地,还有院?#21448;?#30456;对比?#32454;?#36481;的泥地上,分别抹了一块水泥地面出来,不大,也就是一两平方大小罢了,试试看效果如何。之所以连室内的试验也做了,是为了确保天一旦下雨,好歹还有试验数据可以参考,不至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抹完这几块地,接下来就是等了。既然资?#20384;?#35828;,这几种土法水泥凝固速?#28982;?#24930;一些,那就等等看,它们凝固起来,到底需要多长时间吧。

    结果没那么快出来,谢慕林便?#20154;?#25991;氏返回谢家角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母女俩很早?#25512;?#26469;了,各自梳洗完毕,便先聚在正房里用早饭。

    文氏本来还?#34892;?#19981;习惯住在正房的,但她如今心事重重的,也没那?#34892;?#20851;注这些旁支末节的事了,两晚下来,适应良好。当然,等到修整老宅?#24917;?#20154;入驻,把正房再修一修,她应?#27809;?#20303;得更舒适更习惯的。

    早饭过后,母女俩齐齐去后院向谢老太太辞行。

    谢老太太刚刚才醒,还?#34892;┟院?#21602;。她这几日都是早睡晚起,因此没打算起身,还得再赖个床。文氏与谢慕林来了,她习惯性地?#26032;?#20102;两句,习惯性地说些“赶紧滚回去抱宋氏大腿吧”、“你们少在我面前出现,?#19968;?#33021;多活两年”、?#32610;?#23545;?#19968;?#26377;点孝?#26408;?#36214;紧给我滚”之类的话,连屋子都不许她们进,说是不想见到她们的脸。

    若换了是往常,文氏无论如?#25105;?#35201;进屋哭一哭的,哪怕只是在门边站着呢,说不定还要跪一跪。但今日她红了眼圈后,倒是没有再坚持进门了,只带着女儿在院子里行礼拜别就算了。

    出门上船的时候,她倒是掉了眼泪,对女儿哭诉说:“老太太的话是在往我心上捅刀子。她先前还说什么,我们母子几个少在她面前出现,就是真孝顺她了。可见了杜老爷子,又说些什么我们不管她死活,对她不孝顺的话。?#28909;?#25105;和你们兄妹真的?#20384;?#23454;实不再出现在老太太面前,那岂不是越发证实了我们对她不孝么?到那时候,哪怕我们明明是遵照老太太之命行事,也成了忤逆她的不孝子孙了。今儿我向她辞行,她又再?#24418;?#20204;赶紧滚,说那才是?#34892;?#24515;呢。到底要我们怎么做,她?#20808;思也?#33021;满意?!”

    谢慕林扶着她上了船:“老太太的脾气,娘还不清楚吗?想一出是一出,哪怕是前脚刚说了一句话,后脚就打了自己的?#24120;?#25913;口不认了,她也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错,只会?#21387;?#29993;到别人身上。所以我才说,娘事事听从她的?#24895;潰?#26159;没有意义的。因为老太太总会改主意,你跟着她改了,造成任何不好的后果,她是绝不会承担责任的,但最后要负责的就是你啦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只是听她命令行事,最后却成了她要喊打?#21543;背头?#30340;对象,不觉得冤吗?#31185;?#23454;一开始你不听她的命令,只做你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,就可以了。只要你是按规矩行事的,就算到头来,事情出了差错,那也是规矩导致的。老太太想要骂你,也没?#27515;?#30001;。”

    文氏抹去泪水,勉强笑了笑:“可不能这样说。规矩虽然重要,但若事事都?#39057;?#35268;矩头上,自己一点心思都不用,那还要我管什么事呢?#31354;?#19981;是有担当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船慢慢驶离了码头。这是新宅那边的船,驾驶船只的也是新宅的仆人,算是谢家三房自己的下人,不过不曾去过金陵城,是谢璞瞒着母?#23376;?#26361;氏,在老家湖阴新收的?#30171;印?#22914;今新宅里这样的男女仆妇不少,男女?#20185;?#36275;有几十个我,规矩也都演练娴熟。只是比起珍珠桥大宅曾经用过的那些?#28866;?#20166;役,他们的规矩礼节要松懈一点,但才干、技术样样不?#20445;?#20154;品和忠诚?#20154;?#20046;也相当?#31185;住?br />
    谢慕林感受着船只在运河?#29992;?#19978;行驶时的平?#20154;?#30021;,对自家门下这些陌生的?#30171;?#26377;了一个初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她问起了新宅与族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新宅子很快就到了,到时候亲眼看看就可以了。文氏早就看过图纸,前几天到?#35828;?#26041;,发现建筑格局与图纸无异,留守的管事与仆人还把宅子经营得比她想象中更好些,心里颇为惊喜,便笑着对女儿说:“你亲眼见了就知道了,不比京里的宅子差什么,一样宽敞,人却少许多。我觉得比在京里还好呢。”

    谢慕林挑了挑眉,心里倒生出更多的好奇心来。

    文氏又给她介绍宗族里的情况,第一个提出来说的就是宗房。

    宗房谢泽山大老太爷,妻子是大老太太涂氏,生有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长?#26377;?#29657;,与?#32454;?#20146;一样有举人功名,没有再往上考了,如今帮着二房主?#31181;?#23665;书院的庶务,听说早年也帮着教教小学生的,现在却分出一半精力来,帮着?#32454;?#20027;持宗族事务了。他的妻子杜氏,便是谢慕林的大伯娘,湖阴名医杜逢春的长女。夫妻俩共有四子一女,长?#26377;?#35880;文,次?#26377;?#35880;方,三?#26377;?#35880;昆,长女谢英莲,这四人皆是嫡出,三个嫡子?#30776;?#23094;妻,女儿则过了十五岁生日,却还未定?#20303;?#21478;外,谢珙还有一个妾,?#31456;劍?#29983;了个庶子谨安,今年方才七岁。

    次?#26377;?#29761;,则是个秀才,但数次乡试落榜后,便放弃了学业,如今帮着打理宗房名下的产业,据说生意做得挺好的,宗房与族人能?#36824;?#24471;富足,他功劳不小。他的妻子娘家姓王,乃是湖阴县主簿的嫡次女。夫妻俩成婚多年,方才生了一个女儿,名唤谢英芝,今年十岁了。据说王?#20185;?#22899;时难产,伤了身体。本来谢瑁有意过继一个侄儿继承香火的,但王氏?#36766;?#23064;家出面,替他选了一个姓周的小妾。女儿满了周岁后,这位周姨娘就进了门,?#25913;?#19979;来,已经为谢瑁生了两个儿子,分别是八岁的谢谨同与三岁的谢谨理,都由王氏亲自教养。

    谢慕林听到这里,心里感觉隐隐?#34892;?#24494;妙。
宝石女王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