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玄浑道章 > 第九十三章 沉淀
    张御从玄府出来,这一次直接就返回了开阳学宫。

    回转之后,他也是得知了莫若华被征召去了北方前线,只是因为军营规矩严苛,所以还没有?#35009;?#38899;讯传回。

    实际在战场之上,有时候没有音讯反而是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?#36824;?#25454;他了解,似这般初次被征召的学子,正常情况下是不会第一时间投入战场的,除非是战场局?#39057;?#20102;万分危急的关头,但现在显然还没到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故是他思索过后,让李青禾去了一封书信问询近况。

    他再处理了一些外出之后遗落下来的杂事后,就独自一人来至顶层之上,亲手喂了妙丹君一些丹散,随后便来至平台边缘,负袖看着外面的景物。

    在成就了第四章书,他曾想过是否要辞去眼下的职位,?#36824;?#20180;细一想,觉得教长职位还是有必要留着的,因为这是一个沟通上层乃至两府的渠道。

    而且有?#35009;?#28040;息和变动,他也能第一时间得到。

    以往玄府就是因为与两府割离的太开,才导致后来各种问题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学子,经过他的指点之后,每一个都可以算是他的学生,将来此辈走上军中高位,这?#33267;?#31995;这也可以让玄府的影响力在军府之中继续保持下去。

    其实学宫方面也有相类?#39057;?#35748;识,特别是他在成为玄正之后,学宫上层根本不拿学宫的规矩来?#38469;?#20182;,

    故是他往往一走十天半月,学宫里?#35009;?#20154;来过问这件事。

    ?#36824;?#20182;也是考虑到,自己还是需要在学宫之外再另立一个居所,不仅是方便往来,而?#20063;?#33267;于让人了解到他的行踪去留。

    武泽居住的那个飞舟给了他一个启发。

    他或许可以借用一艘飞舟来当自己的居处,最好是斗战飞舟,这样不但可以四处往来,还能携带各种威能宏大的兵器。

    考虑下来后,他自顶层下来,步入书房,在案上摊开纸张,执笔蘸墨,写了下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这是向桃定符问询,灵妙玄境之内现如今是否可以打造飞舟。再有一事,就是向桃定符打听,在灵妙玄境内是否有听说过那位上修的弟子。

    虽然那位上修的名姓他并不清楚,可这位的弟子曾受竺玄首教导过一段时日,后来犯了错才进入灵妙玄?#24120;?#36825;么一个身份特殊的人,不会默默无闻。

    尽管金梁鼎遗落在外的事不见的一定与此人有关,可这是眼前唯一可供他追查的线索。

    把信写完之后,他将之封入信封之中,把李青禾唤来,叮嘱他依旧把书信送至上回的石渠观?#23567;?br />
    吩咐过后,他又开始考虑起如何统合玄府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现在洲域之内,只剩下洪山、弥光这两个道派了,这两派?#22871;排?#20027;皆是观读到第四章书的修士,至今仍然维持着过去道?#20667;?#26684;局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的路数,应该先把这两派拿下,然而再到外面收拾那些域外道派。

    可他觉得现在洲内的局面不太对,自身恰恰不能用寻常的路数去做事。

    洪山、弥光两派一旦重新并归玄府,那就代表着玄府明面上力量已然重新归一,那样可能很会刺激到一些?#35828;拿?#24863;神经,或许还有可能会导致此辈加快某些动作。

    故他思量下来,认为还是应该先从域外道派那里打开局面。

    这些道派能在域外生存,修士功行足够高,若是能使之重归玄府,那么玄府的力量无疑会大大得到加强,有利于他接下来的动作。

    而域外道派一旦降?#24120;?#37027;么洪山、弥光两派用不着他再去多费?#35009;?#21147;气,自然而然就?#23665;?#20043;压服。

    在这些道派之后,那就该轮到霜洲了。

    霜洲现在是玄府主要的对手,而从武泽那里得来的消息来看,霜洲的天机部与洲内某些人是有?#25345;至?#31995;,并且很可能参与了造物人一事。

    关于造物人,由于现在洲内是战时,还有着各种各样的限制,所以十分不好查,所以他要想办法从霜洲人那里打开缺口。

    心思定下后,他并没有急着动手,而是依旧停留在学宫之中,每日调?#25512;?#24687;,拂拭剑?#23567;?br />
    随着他踏入第四章书,心光力量也是得到了相当大的提升,如此蝉鸣剑就需要重作适应。

    在与?#33268;?#25932;对时,他便感觉到自己御使?#23665;?#26102;稍?#26434;行?#19981;?#24120;?#25152;以在出发前,他要尽量使得自身心神与蝉鸣剑完美合契,再无一点瑕疵。

    西面荒原之上,某处地下洞窟之内,万明道人走入曹方定的居处,在其对面的石案前坐了下来,道:“曹道友,你的弟?#28216;?#37117;已是按照你的要求安排妥当了,今后他们可以在荒原上修行,也能回去洲内加入玄府。”

    曹方定问道:“那些霜洲人现在在干?#35009;矗俊?br />
    万明道人言道:“道友若问的是上回那些霜洲人,他们退回去后一直没有?#35009;?#21160;静,现在应该是在补充休整,?#36824;?#25105;近来听到一些消息,据说方台道派已是投靠了霜洲。”

    曹方定?#32426;?#19968;皱,道:“道友从?#26410;?#21548;说的?”

    万明道人回道:“方台道?#20667;?#24351;子,也并不都是愿意投靠霜洲?#35828;摹!?br />
    曹方定沉声道:“?#38395;?#20027;非是那等人。”

    万明道人看了看他,认真道:“域外局势复杂,人心更是易被扭曲,现在的那位,并不见得就是道友以前认识的那位了。”

    曹方定沉默了一会儿,抬头道:“万明道友,我欲去方台道派一行。”

    万明道人看着他道:“曹道友何必如此,若是消息为真,就算你去了,也挽回不了?#35009;矗?#21453;还会把自己陷进去。”

    曹方定沉声道:“我知结果可能不如人意,可是我与?#38395;?#20027;有着百余年的交情,这件事我无法做到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万明道?#24605;?#20182;态?#29123;?#20915;,考虑片刻,点头道:“道友既然欲去,那我便随道友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营州,靠近北方战线的一处军事营垒之内,莫若华正与许多女军士一起进行着艰苦的训练。

    这些女军士全都从青阳上洲各个州郡学宫之中挑选出来的英锐,每一个人都在进入军营之前依靠神袍激发出了灵性力量。

    ?#24187;?#20891;中教长在众人完成必要的训练之后,就安排她们彼此之间进行对练。

    莫若华被分到的对手是?#24187;?#36523;材粗壮不亚于男?#35828;?#22899;子,其?#24605;?#33152;和胳膊极为宽阔,站在那里如同一头巨熊,?#39057;?#19978;是“雄壮魁梧”了。

    或许别人站到这?#24187;?#21069;时心中会有所畏惧,可她却能淡然处之,早在神尉军中的时候,她披?#20185;?#34957;后所增显的个头也不亚于对面多少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对手。

    她的镇定似乎让对手感到自己被小看了,怒吼一声,浑身腾起一阵刺目的光芒,脚下重重一踏,带着轰然声响?#32479;?#30528;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静顿时引起了那名军教长?#32479;?#20013;其他女军士的注意。

    莫若华冷静?#30452;?#20102;一下,对方力量很强,但是技巧方面却略显粗糙,?#36824;?#22905;并没有因此轻敌,能出现在这里的人,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,不能从表面上轻易下结论。

    她这个时候没有退,?#35009;?#26377;选择躲闪,反而在众人目光中出人意?#31995;?#19968;个前冲,迅快无伦的一掌按在了对方的腹部上,而后轻轻一发力,就?#35759;?#26041;托的双脚向?#20384;?#22320;而起。

    对方顿时一惊,马上试图伸手去抓她,可她这个时候?#20174;?#24555;速的向前移动几步,双手探出,一把抱住对方的一条腿,轻喝了一声,腰腹一发力,猛然一个旋转,轰然一声,竟然将对手狠狠掼在了旁侧的?#31181;?#19978;!

    心光与钢铁的碰撞让这个大厅发出一声巨大的震响,让人胸中发闷。

    那军中教长这时大声道:“停!”

    莫若华及时松手,挪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而她的对?#25191;?#22320;上爬了起来的时候神情却是?#34892;?#27822;丧,有着心光的护持,她并没有受到?#35009;?#20260;害,可是她?#35009;?#30333;,要是莫若华刚才不停手,那么不难将她来回摔打,直到心光崩溃为止,所以这一场对练是她输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墙之隔外,两个身着银色袍服的人正透过琉璃壁观察所有人,莫若华这一次干净利落的收拾了对手,顿把他?#20146;?#24847;力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其中?#24187;?#20010;?#26041;?#39640;的中年男子看了眼手中的玉板,道:“从几天的情况来看,这个莫若华的心理状况最好,从进入营地之后,无论是战场观摩,还是与对手对练,都没有出现?#35009;?#22826;大的波动,我很看好她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则道:“她以前应该上过战场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摇头道:“我们不用了解她以前的经历,我们只要她的现在对我们有用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提醒他道:“可她不是纯血天夏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低头想了想,道:“这是一个问题,?#36824;?#21487;以克服,或许还更好……”说话之间,他似乎陷入了沉思?#23567;?br />
    旁边的人没有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中年男子终于回过神来,吩咐道:“过几天再进行一次检验,如果她通过,把她放入后备人选之?#23567;!?br />
    旁边的人拿着笔在手中玉板划写?#24605;?#19979;,道:“?#19968;?#23433;排的、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中年男子交代完后,就要离去,可他?#36335;?#24819;到了?#35009;矗?#22238;头又问了一句,“这个女军士有没有?#35009;?#32972;景?我可不希望到时候出问题惹到?#35009;?#22823;麻?#22330;!?br />
    可没待同伴开口,他又摇了摇头,一挥手,“算了,一个混血天夏人,?#21482;?#26377;?#35009;?#32972;景呢?#33510;牛?#35760;得把这件事安妥当。”

    旁边那人嘴巴张动了一下,只是看见中年男子已经快步离去了,最后却是?#35009;匆裁?#33021;说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宝石女王彩金
时时网 湖北快三形态走势图一定牛一 时时彩彩票计划群 扎金花技巧老千手法 双色球8+3中篮球多少钱 电商微商到底怎么赚钱 捕鱼大师手机下载 手机微赚钱方式 黑龙江时时结果 买房子 赚钱 李逵劈鱼9900炮技巧 重庆时时计划二码 新app手机挂机赚钱源码 世界杯网上能投注吗 6码本金倍投计划表 恋爱 变美 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