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修真小说 > 一剑斩破九重天 > 四一、地煞斩天蜈,干公降妖妇
    五毒夫人也没想?#21073;?#23621;然有人敢袭击她,仍旧慵懒的躺在山洞里,把真身撒开一半,几十双手脚从衣裙下伸出来,看起来妖异无比。

    她樱唇轻启,喝道:“全都出去,把前来搅扰的登徒子给活捉进来,今晚加餐。”

    五毒夫人手下的丫鬟,都是她收付的三山五岳的妖怪,这头妖怪粗鄙不文,也没读过什么书,却偏爱附庸风雅,学大叫闺秀。

    故而把收付的妖怪,也不拘雌雄,都充作丫鬟,穿上华丽衣衫,平时却什么苦力活儿,都要干做。

    比如遇到?#35828;?#20154;,五毒夫人本身虽然也是大妖怪,却惯爱让手下的?#25226;?#39711;”们,先去迎敌,自己在后面压阵,自觉是一派大家风采。

    吕公山被王崇轰出来,也没得办法,只能催动了护身的镇山三宝,紧随王崇。

    他见这位大和尚,出手刚猛莫京,五毒夫人手下的妖怪,全没有一合之敌,甚至什么妖法都还未来得及使出来,就被这个凶残的秃驴给生生打爆。

    五毒夫人手下的十余名丫鬟,也没什么好手,王崇只是十余个呼吸,就全数残杀了,一口气冲入了山洞。

    五毒夫人瞧见,自己的手下的?#25226;?#39711;”们,都被这个大秃驴给杀了,美目生嗔,喝道:“好个没道理的粗鲁?#20982;樱?#20026;何把我手下的丫鬟都杀了?”

    王崇哪里?#34892;?#24773;跟这头女妖怪对答?

    他生怕黄袍怪杀了回来,同样是金丹层次,他当初能力拼白羊大仙,也不是很畏惧五毒夫人,但却没有把?#26025;?#20184;这头来历神秘的大妖。

    就如同样是大衍境,朱红袖差不多能杀金丹级数的玄鹤道人十来次。

    王崇一招螳螂斩雀刀,刀气横空,先封住了五毒夫?#35828;?#20986;手角度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头妖怪,善于喷涂五毒妖云,也不敢接触到这头大妖的身?#27185;?#21482;敢以隔空刀气突袭。

    王崇虽然有把握击杀这头大妖,但却没有想亲自出手解决五毒夫人,把攻伐的主力,放在了吕公?#38477;?#36523;上。

    王崇刀气出手,五毒夫人就恼了,樱唇一张,一股五彩烟霞就喷了出来,这五毒妖云跟她一身妖力,炼成一体,远胜寻常罡气。

    刀气和五彩烟霞拼了一记,虽然斩破了一丝,却也被五毒之气,蚀化了大半,再无分毫威胁。

    王崇眼瞧五色烟霞,散了之后,袅袅飘来,根本没有再做接触的意思,一翻身就退出了山洞,还大叫了一声:“好生厉害的毒气!”

    吕公山刚刚冲进来,就是一个呆愣,他哪里想到刚才还猛虎下山一般的黑秃大汉,忽然就小?#36215;?#19968;般逃了?

    吕公山终究是云台山八灵将之首,哪里畏惧什么五毒妖云?

    王崇退出,他亦是怡然不惧,手腕上的十二枚珠子一起飞出,化为金色光幢,把自?#35946;?#29282;保护在内,纵然五色烟霞剧毒无比,也奈何不得这件至宝所化的金色光幢。

    吕公山随手一?#27185;?#22320;煞?#27602;头?#20102;出去,这口宝刀乃是云台山镇山之宝,威力不在峨眉的几口飞剑之下,五毒夫人如何能够抵挡?

    她连喷七八口五色烟霞,却被地煞刀一击破灭,刀光一绕,就把这头大妖斩成了两段。

    五毒夫人毕竟是金丹大妖,一时间也不得死,两段身子还在挣扎,眼瞧吕公山又把地煞?#37117;?#36215;,忙把压箱底的妖丹喷出,一粒赤红彤彤的珠子飞出,竟然把这头宝刀抵住。

    王崇此时,早?#24466;?#21161;了无形剑,隐遁了身?#27185;?#21448;复潜入洞中,他在无形无相无色无影的剑光之下,五毒夫?#22235;?#37324;能识的出来?

    就连吕公山也一时间,没有发现,这位身份来历十分神秘的“秃头?#20445;?#23621;然再?#26410;?#20837;了山洞。

    王崇催运起龙象拳劲,狠狠一拳轰下,五毒夫人正操纵妖丹,跟地煞刀抗衡,哪里还有余力?何况她也不能觉察,无形剑遮掩之下的王崇。

    饶是王崇留了手,仍旧一拳下去,就把这头大妖打的头壳开裂,脑浆都?#25042;?#20986;来,只剩下了半口气。

    五毒夫人被王崇偷袭,再无力驾驭妖丹,吕公山也是个见机的,地煞刀光一转,就把这枚妖丹给收了,他知道此物剧毒无比,也不敢用手去拿,仍旧用刀光裹了,用了一道符箓封印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隐瞒吕公?#21073;?#27605;竟之前他逃走的时候,?#20011;?#27844;?#35835;?#39047;多秘密,只是他也谅这位云台?#38477;?#21467;将,猜不到自己用的是无形剑。

    撤了剑光,王崇仍旧用剑气护住了身?#27185;?#20813;得被五毒夫人喷出的五彩烟霞沾染,叫道:“道友?#34915;?#21160;手,这头大妖?#19968;褂行┯么Α!?br />
    吕公山也不愿在山洞里久留,纵然有真气护体,万一有甚疏忽,被五毒妖云侵蚀,也是极大的麻?#24120;?#19968;纵遁光,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崇先在五毒夫人身边翻找了一阵,找到了干荫宗的都天?#19968;鹌?#21644;?#19968;?#21073;,还找到了另外四件宝贝,也不知道哪个倒霉的散修,被这位狠毒的女妖怪吃了,落下的身家。

    王崇收了这些东西,出了山洞,干荫宗功力未有恢复,刚才也没?#25569;剑?#21482;是他心头急切,也早就候在外面。

    吕公山见到他,还是?#34892;?#35686;惕,两人谁都没有跟谁?#25417;?#21508;自分据了一处。

    王崇含笑把一剑一旗,还有干荫宗的法宝囊都交还了过去,笑道:“那头大妖?#20011;?#34987;我和吕道友联手制服,你用自家的宝物护身,用人妖相化之术,把那头蜈蚣精?#35835;?#21543;。”

    干荫宗一脸的感激,收了自己的?#19968;?#21073;,都天?#19968;鹌旌头?#23453;囊,钻入了山洞。

    王崇这才微微拱手,说道:“散修道玄,见过吕灵将!”

    吕公山冷笑一声,说道:“原来你们打这头蜈蚣精的主意,这枚妖丹我也没甚?#20040;Γ?#32473;?#22235;?#20204;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把五毒夫?#35828;?#22934;丹,用真气一裹,就?#25042;?#36807;来。

    王崇也不敢用手去?#27185;?#20652;动了玄浪引,一?#26432;?#27700;,把这枚妖丹裹了,笑道:“多亏吕道友大义!我们两人,虽然也非什么厉害人物,但?#25954;?#36319;吕道友同进退,以全此番同斗妖妇之义气!”
宝石女王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