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路客 > 历史小说 > 大隋第三世 > 第030章:孤臣
    江都宫!

    皇帝杨广摒退了所有宫人内侍,接见风尘?#25512;汀?#39035;发俱白的杨义臣。

    看着老态龙钟的杨义臣,杨广也?#34892;?#24515;酸。

    他知道看似七老八十的杨义臣实则只有四十七岁!比自己还小一岁。

    但是,杨义臣?#25105;?#28151;成这样子,答案不问可知——是河北道乱匪,令这位宗室大将透支过度。

    “微臣拜见圣上!”杨义臣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!

    “爱卿请起!”杨广亲自扶起了杨义臣。

    “?#30343;?#19978;!”杨义臣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杨广让杨义臣坐在一旁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河北道真平了?”

    “秦王殿下乃是?#22987;也?#19990;出之的军事奇才、天才,一举一动,深怀兵法。多加磨练,必然是一代统帅!臣恭喜圣上,既得一英才,又有一佳孙。”

    在南下的路上,杨义臣听到了杨侗迫害士族的种种流言,他担心杨广惩罚杨侗,致使河北道再度陷入混乱,故而对杨侗不吝赞美之言。

    杨广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北方的所作所为,朕已从你与侗儿的捷报中了解,你们干得不错,朕很欣慰!能够一战定河北,瓦解了窦建德那伙跳梁小丑,挽救百姓于水火之中,这其中经历一定是精?#21490;?#21576;…跟朕说说,侗儿究竟是怎么打的…”

    杨义臣落座之后,将武德山之战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,他?#35753;?#26377;夸大其辞,也没有采?#20040;?#31179;?#21490;ā?br />
    “二十三万不弱于骁果军的反贼?”

    杨广的?#25104;?#38750;常难看。

    “河北道乱了七八年,换了无数个贼首,百?#25509;?#29983;的乱匪尽是凶悍、凶煞的亡命之徒!战力非常强?#32602;?#22312;人数上,若是加上小股流寇,只多不少!”

    “二十三万亡命之徒,全是窦建德的兵?”杨广咬牙切齿的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!”杨义臣实事求是的说道:?#27036;?#24314;德的兵只?#21152;?#19977;分之一左右,余者是多股流寇势力!窦建德为了打败殿下,把他们召集一起!”

    杨广听到这里,?#25104;?#36825;才恢复了过来,裴矩、裴蕴、虞世基跟他说,大的流寇没有,尽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小股叛乱,各地正全力?#26041;耍?#22914;果说窦建德有兵二十多万,那他们三人就是欺君了!?#36824;?#21548;杨义臣这么说,倒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微臣打败高?#30475;鎩?#24352;金称后,在河北道稍有薄名,这些流寇一?#21271;?#32780;不战!臣在西,他们往东跑!若非他们小看?#35828;?#19979;,决不可能一战而定。”说到这里,杨义臣一?#24809;?#30140;,一脸庆幸!

    杨广点?#35828;閫罚?#20182;亦是一个知兵的人,自然知道游而不击最最令人头疼,他接着问道:“有人说,侗儿杀了一千多六百多名河北道官吏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其实没有这么多!”杨义臣说道:“殿下真正杀的官吏只有五百余人,另外一千多人尽是身穿官服的乱匪。”

    杨广奇道:“这有什?#20174;?#24847;?”

    “河北道乱匪之所以越平越多!地方官员要负七成负责,正是他们横征暴敛,使百姓饥寒交迫。百姓无法生存,才杀官造反!殿下之所以加入一千多员乱匪,目的是让百姓知道朝廷治吏的决心,对朝廷恢复信心!正直官吏早?#36864;?#20110;乱匪之手,活着的这些,绝大多数与乱匪有利益往来!他们既向朝廷称臣,也向乱匪称臣……殿下一气之下,就全部抓来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该死的?#19968;錚?#26432;一万次都活该!侗儿杀得好!”杨广霍然站起,大声称赞杨侗杀伐果敢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‘秦王迫害士族’传言的由来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表相,根本原因是范阳卢氏、博陵崔氏、赵郡李氏、清河崔氏、渤海高氏贪婪、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杨义臣替杨侗?#19981;?#36947;:“这些世家门阀早就离开了河北道,他们的宅子早就化成一片白地,田地也都变成了杂草丛生的荒地,而官方户籍、房产、地契也早就毁灭于战乱之中!现在河北道好不容易平定下来,这些世家门阀立即拿着房产、地契讨要房产、良田土地,他们手中这些所谓的证据,谁也不知是真是假……殿下?#27604;?#19981;认账了,于是流言就来了!”

    杨广恍然大悟,冷哼道:“这些士族最是不知廉耻了,是朕,朕也不给!”

     杨义臣?#27809;?#36947;:“殿下对关陇权贵、东关士族非常反感,他说这些人自幼?#36879;?#28748;输?#24605;?#26063;为大的理念,事事以家族利益为先,国事天下事,在他们看来?#23545;?#27604;不上家族利益,为?#24605;?#26063;利益,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卖国家、出卖民族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杨广?#34892;?#22352;不住了,杨侗字?#31181;?#29585;,说到大隋危机的根源上去了!

    “然后殿下任用的是全部是来自寒门的预备官员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杨广也被杨侗的大手笔惊呆,喃喃自语道:“难怪弹劾侗儿的奏疏这么多,请求惩办的这么严重!原来他动了世家门阀的根本利益!”

    杨义臣笑了笑,“微臣开始也非常震惊,后来想通了,殿下是想从河北道开始,一步步的解决隋朝动乱的根源。”

    “你指的是士族?”

    杨义臣点?#35828;閫罚?#20854;实不仅是关东士族,也包括关陇贵族,几百年上千年来,士族垄断了学识、垄断了权力,十个官员中有九个来自世家门阀,这些人组成一个个数目庞大、影响巨大的利益集团,然后向历朝历代的朝廷、皇帝要钱要权,朝廷不给、亦或是给不了,他们就会想尽办法推翻这一个王朝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说朝廷光有科举制度还?#36824;唬?#36824;无法彻底打破世家垄断官场的规律!因为读书的代价太过昂贵,百姓读不起书,如果不解决寒门的读书?#20365;猓?#31185;举制最终成全的还是世家子弟!”

    “有见地,说得一点没错!”

    杨广重重点?#32602;?#26472;义臣的话句句说到他的心坎之上,因为每一届科举考试,取得好成绩的都是世家子弟!这是因为他们家境?#26049;剑?#21487;以心无旁骛的读书,而寒门子弟即便读得起书,也还要为生活奔波,这一比较,成绩上的差距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认为只有给贫寒子弟机会,才能最终打破士族的垄断,他的目标是每一个河北道的孩子都有机会读书,一代人之后,士族的优势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侗儿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 “开设义学!”

    “义学?”

    “以国家的名义,于治下各县设立两所学堂!食宿全免!”

    杨广越听越惊奇,最后他哈哈大笑道:“好,好一个义学!这绝对是斩草除根的良方!跟世家子弟比起来,寒门子弟更加懂得珍惜机会,更懂得感恩。这一来二往,没有后顾之忧的寒门子弟的成绩自?#24576;?#36234;世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杨义臣这时将杨侗的奏疏呈上!

    奏疏上先是慷慨激昂、痛心疾首的痛骂了世家门阀一大通,然后附上了土地改革、‘摊丁入?#19969;?#31246;制、义学等新政的内容,并将各项?#20040;?#19968;一罗列!

    杨广更是动容,若说‘义学’是一把隐藏在暗处的利刃,那么这‘摊丁入?#19969;?#23601;是一把捅向世家门阀的明?#20301;?#30340;钢刀,只要‘摊丁入?#19969;?#25104;熟,并运用到全国,离大隋摆脱门阀世家的依赖之日就不?#35835;恕?br />
    ?#36824;?#26472;侗也在奏疏上着重提示,认为新的制度是否?#23460;?#36866;用,需要用实实在在的成绩来验证,而河北道现在没有大世家门阀的存在,使用起来不会受到阻碍,若是成功再一一向全国推广。

    杨广神色大动!

    世家门阀的强大,他也?#20154;?#37117;体会更深,都城洛阳,就是为了避开关陇贵族牢?#24944;刂频?#20851;中,但时?#20004;?#26085;,收效甚微,若是在全国强行推广‘摊丁入?#19969;?#21046;度,大隋立马灰飞烟灭,故而杨侗以河北道为基,逐渐蚕食天下的计划深得他的赞赏。

    奏疏最后,杨侗以一首《石灰吟》表达自己的志向。

    “千锤万凿出深山,?#19968;?#28954;烧若?#35748;小?#31881;骨碎身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?#24605;洹!?br />
    杨广反复念?#24605;?#36941;,只感到气势坦荡、铿锵有力。杨侗在万刃山中?#38050;就?#36827;的样子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诸多奏疏或明或暗的说杨侗有谋反之心,他虽然不信,但是在人云亦云之下,难免产生了动摇。但现在,他压根不信杨侗会造反!

    因为杨侗走的是一条与世家门阀为敌的道路,而大隋的九成官员出自世家门阀,杨侗即便是反了,也没有人支持他。

    义学、摊丁入?#19969;?#22303;地改革三制,加上一首石灰吟,表明了杨侗要当大隋版商鞅的志向!

    商鞅是怎么死的?主要原因是他损害了秦朝宗室、秦朝旧势力的利益。

    为平宗室、旧势力之忿,秦惠王不得不杀商?#34180;?#20294;事后,商鞅的法则照样执行着,从而令弱小的秦国一跃成为七国之首,最终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而杨侗,明?#22278;?#21040;了自己结果与商鞅一般无二,但却依旧坚定走上了一条死亡之路,他之所求,无非是大隋和杨家继续顺畅的?#26377;?#19979;去而已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杨广疑心尽去,剩下的仅仅是无限的心疼、怜爱、信?#21361;?br />
    ?#26696;?#20026;天下先,不愧是我杨广好孙儿!朕不仅不罚,还要重重?#30171;停?#20877;敢说秦王有反志者,诛灭满门!”

    “下诏:晋河北道行台尚书令、冠军将军、秦王杨侗为太?#23613;?#27491;一品冠军上将军、冀州牧,遥领左右卫大将军!封湛泸剑、七星龙渊剑为天子二剑,以湛泸镇军,以七星龙渊慑政,赐先斩后奏之权!?#25413;?#39532;二十匹!”
宝石女王彩金